元宵节: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

2017-12-12 21:46:13 作者:陈海燕 来源:中国衡阳新闻网站

原标题:《山河袈裟》:记下世间普通人的情感与尊严

来源标题:《山河袈裟》:记下世间普通人的情感与尊严

时隔十年,湖北作家李修文推出最新散文集《山河袈裟》。“在相当程度上对我来讲,写《山河袈裟》是一种自觉,类似于一场祷告。”李修文并不讳言写不出作品的日子。十年前,李修文曾以小说度日,未曾料到陷入漫长的迟疑和停滞。而正是为了谋生的奔忙与重拾写作,让他觉得:人生绝不应该向此时此地举手投降。

李修文坦言写作此书的心路历程:“在我的文字里面,除了对于基本的事实描述之外,其实涌动了一种对于看见事实的热情、狂喜。描述事实,让我时刻为又可以重新写作这件事情自我感动。”

他在序言中写道:收录在此书里的文字,大都手写于十年来奔忙的途中,山林与小镇,寺院与片场,小旅馆与长途火车,以上种种,是为他的山河。

在这些山河里,他看见病危的孩子每天半夜偷偷溜出病房看月亮,囊中如洗的陪伴者想尽了法子来互相救济,被开除的房产经纪在地铁里咽下了痛苦,郊区工厂的姑娘在机床与搭讪之间不知何从……他用尽笔墨记录了世间普通人的情感与尊严。

在日前举行的《山河袈裟》研讨会上,作家李敬泽说:“在李修文的文字里有天地、有人群、有山河,而且这个抒写的人是在天地、人群、山河里在找自己、在确证自己。”

历经生活与岁月打磨的文字总是最动人。李敬泽还说过:“李修文的文字不可等闲看,此中无闲处,皆是生命要紧处。侠士宝剑秋风,在孤绝处、荒寒处、穷愁困厄处见大悲喜和大庄重,见出让生活值得过的电光石火,如万马行军中举头望月,如清冰上开牡丹。他的文字苍凉而热烈,千回百转,渐迫人心,却原来,人心中有山河莽荡,有地久天长。”

明末清初戏剧作家李渔写过这样一段文字:“开卷之初,当以奇句夺目,使之一见而惊,不敢弃去,终篇之际,当以媚语摄魂,使之执卷流连,若难遽别。”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说,这与阅读李修文的散读体会是相当贴切的。“鲁迅讲无穷的远方、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,这是好作家要达到的境界。从这一这点来说,李修文继承了鲁迅先生的精神,如果说人民是李修文笔下的写作对象,美就是他表达的风格。”

“人民”,是《山河袈裟》的关注对象:是酒后嚎啕大哭的老陆,是穷途末路之际大年三十聚在一起的兄弟,是唱黄梅小调的女子和她的女儿,是那些下岗工人、没钱回家的农民工,是抚养孩子的陪酒女,等等。

他接触的这些人照亮他心中潜伏依旧那个词,这个词就是“人民”。“是的,人民,我一边写作,一边在寻找和赞美这个久违的词。就是这个词,让我重新做人,长出了新的筋骨和关节。”李修文的追问终是有了答案。

“李修文的情怀以及他对人民的理解和写作实践,既远离了民粹主义,又使人民有了具体所指,他的文字能够打动我们,与他对人民的理解诚恳由衷有关。”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所长孟繁华对《山河袈裟》推崇备至,“李修文十年磨的这一剑锋利难当,他的气质、气象渗透进语言表达中,这个气质、气象就是胸中山河之气,在困顿迷茫乃至绝望中看到希望、体悟温暖。”

作者:陈俊宇

责任编辑: